Menu
|

金锋

对她说
Categories

是否真有一个周丽的世界

许多人在周丽的作品中或许看到的只是一种童趣,一种女人式的梦幻,一种不很稳定的漂浮感,这确是事实,但也是表象。我觉得,周丽的作品总还有些话值得去说。严格说来,周丽的作品不是用来交流的,它是直接可以用来读或者品的。只是这个读与品有些强加于人。她似乎把她的世界敞开给了观众,而她内心的况味却是要让人来猜测的。我说她强加于人,是她在有意与无意中的设置。这个设置像是一种诱惑,让观众本来专注的阅读会在不经意中离散或者走神。当然,我说的是一种心理体验,并非要明证这样的设置。周丽究竟要在她的作品中传递出什么?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她的作品中去体味。

一个动物或者动物的局部,几个梦游或在飞翔着的小人,几组很不真实的色彩,这些元素基本构成了周丽作品的主体。动物与人,人与动物,我觉得在周丽的作品中是一体的。我们最好不要轻易地把他们割裂开来。我猜测周丽在篡改、扭曲、糅合他们的同时,也许已经不再计较所谓的人性与动物性了。人性的也是动物性的,动物性的也是人性的。周丽只是把两者弄得更加地灵性罢了。当然,有时这样的灵性有些无奈,有些局促。

周丽的许多作品就是以素描的方式来呈现的。这种简单而明了的处理手段,无疑给周丽在创作上带来一定的自由度与随意性。但不难发现,周丽在自由与随意之中,藏匿着控制与刻意的成分。也许女人的率真是需要安排的,但安排不见得就能用理性来阅读。这是否就是周丽想告诉别人的世界呢?我觉得符号的选择仅是一个方面,周丽的用心也许是在刻意的安排中祈求着其他。周丽的作品仅是走近女人世界的一个案例。它是荒诞的,也是自私的;是纤细的,也是惊恐的;是梦魇中的童趣,也是失忆中的记忆;是性爱的,更是设防的;女人的世界是可信的

但轻易去触碰它也是麻烦的。我不知道怎样的描述更加准确,这也许就是阅读周丽作品会离散与走神的原委。

眼前周丽的作品已经走到了一个娴熟的境地,她将怎样直面她的娴熟,我没有与她讨论过。但我想,既然她在折腾着她所理解的那个世界,这个世界也自会反折腾于她。如此,这个折腾终究会让她有话可说。

文/金锋

0 Comments Leave a reply

    Leave a comment

    Your comment(click button to send)

    Share

   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!

    Please upgrade today!